<form id="jhnvb"></form>

                  <form id="jhnvb"></form>

                  破產實務中心

                  當前位置: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 > 破產實務中心 > 和解重組 > 行業新聞 > 

                  破產清算程序的制度價值與規范完善 ——《全國法院破產審判工作會議紀要》的解讀(三)

                  時間:2018-06-05 14:55發布: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
                     近年來,全國法院受理的各類破產案件中,破產清算案件占比80%以上。為了更好發揮破產清算程序優化資源配置、實現優勝劣汰的重要作用,《全國法院破產審判工作會議紀要》(以下簡稱《紀要》)在第五部分對破產清算程序有關內容進行了規范。該部分共計九條,涉及破產宣告、擔保權人權利的行使與限制、破產財產處置、破產債權清償順序、繁簡分流、破產清算程序終結六個方面的內容。本文擬結合其制定背景、基本原則和精神,對相關內容進行介紹和解讀,以期對該部分的正確理解和適用有所裨益。

                    一、重申制度價值,強調適用原則

                    雖然現代破產法更注重于破產預防和拯救制度的發展,但破產清算制度的重要性仍不可忽視。尤其是在黨的十九大報告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要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大力破除無效供給,推動化解過剩產能的背景下,破產清算作為具有淘汰落后產能、優化市場資源配置直接作用的法律程序,對于清理“僵尸企業”、提升社會有效供給的質量和水平、防止產生新的產能過剩等具有重要意義。

                    對此,《紀要》第五部分的開篇,重申了破產清算程序的制度價值及其重要性,強調人民法院在適用破產法律制度服務和保障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過程中,一方面要重視發揮重整及和解制度對于預防企業破產清算、挽救困境企業的積極作用;另一方面,也不能忽視破產清算的制度價值與功能,對于那些不具救治價值或救治無望的企業,要及時果斷通過破產清算實現市場出清,盡快盤活存量資產,釋放資源要素,促進經濟高質量發展。

                    二、遵循既有法律規定,維護程序效力穩定性

                    企業破產法第十章就狹義概念上的破產清算程序進行了規定,而廣義的破產清算程序還包括申請、受理以及破產宣告前的程序?!都o要》立足于企業破產法中與破產清算程序相關的制度規定,在完善相關制度的同時,維護和確保程序效力的穩定性。

                    一是限制破產宣告后的程序轉換。企業破產法對于破產宣告后,能否申請將破產清算程序轉入重整或和解程序沒有規定。有意見認為,無論是基于實踐中已有的成功案例,還是從鼓勵拯救債務人的角度出發,都應當允許債務人被宣告破產后,在一定條件下能夠再行轉入重整程序或者和解程序。對此,由于考慮到企業破產法在允許由清算程序轉入重整程序或和解程序的條文中,明確限定應在破產宣告前申請,且企業破產法上述規定已經充分給予了債務人被宣告破產前進行拯救的機會,如果仍允許在破產宣告后申請重整或和解,不僅會增加程序適用的不確定性、加大債權人通過破產清算程序獲得清償的成本,而且在一定程度上也不利于促進對債務人盡快挽救,故《紀要》第24條最終沒有突破法律規定,而是規定債務人被宣告破產后,不得再轉入重整程序或和解程序,從而明確三類破產程序的適用階段及其程序的穩定性。

                    二是規范保證人在破產程序中的求償權及其限制。由于企業破產法亦未限制債權人在主債務人進入破產程序時向保證人主張保證責任,故實踐中,債權人向主債務人申報債權并同時訴請保證人承擔責任的情形較多,此時債權人提出的保證責任訴訟程序上應當如何處理、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后如何實現對破產主債務人的求償,都是理論和實踐中爭議較大的問題。對此,《紀要》基于保證制度所應有的債權保障功能,將保障債權人利益的及時實現作為出發點,并結合破產程序中有關保證人申報債權的相關規定,明確了破產程序終結前,已向債權人承擔了保證責任的保證人,可通過申請轉付相應清償份額的方式,理順保證人承擔責任與求償權之間的程序關系,并避免債權人獲得雙重受償。此外,根據企業破產法第九十四條和第一百零六條的規定,為了避免存在保證擔保的破產債權比其他破產債權獲得更多比例的清償,從而違反破產法同類債權平等清償的原則,《紀要》亦明確了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后,不得向重整計劃或和解協議執行完畢后的債務人追償。

                    三、遵循公平原則,依法公正保護各方利益

                    公平原則是破產程序最為重要的價值目標,也是破產程序貫穿始終的基本原則?!都o要》第五部分通過規范破產清算程序對財產和損失的公平分配和分擔,從而達到依法公正保護各方主體利益的目標。

                    一是平衡保護擔保權人與其他普通債權人的利益。破產程序中的擔保權人以破產程序開始前對債務人特定財產成立擔保物權為基礎,故在理論上,除非破產制度對其行使予以限制,否則其可不受破產程序的約束,隨時對該特定財產行使權利。對此,企業破產法第九十六條規定在和解程序中,擔保權人可自由行使權利。但對于破產清算程序中,擔保權人能否隨時行使權利,理論和實務中存在爭議。對此,基于擔保物權的特點和性質,并針對實踐中不僅存在擔保權人任意行使優先受償權、導致財產分離處置降低整體處置效益,從而有損普通債權人受償權的情形,也經常發生普通債權人利用債權人會議決議阻卻、破壞擔保權人優先受償的現象?!都o要》第25條規定了破產和解和清算程序中,擔保權人可以隨時向管理人主張就該特定財產變價處置行使優先受償權為原則,單獨處置擔保財產會降低其他破產財產的價值而應整體處置為例外,從而依法平衡保護擔保權人與普通債權人利益。

                    二是尊重權利人在破產程序開始前的地位及其差異性,公平確定債權清償順位。首先,妥善安置好職工仍然是維護社會穩定工作的重要內容,《紀要》通過鼓勵對屬于工資構成的職工勞動收入優先保護,保障職工的生存權利。其次,對于侵權行為造成的人身損害賠償,從人身權益優于財產性權益的角度出發,賦予其優先順位。第三,根據法律的一般原理,違法行為發生后,法律的首要目的是要恢復原狀,然后才涉及對侵害人進行懲罰的問題。因此《紀要》確定了補償性債權優于懲罰性債權的原則,并且規定在債務人需要承擔民事懲罰性賠償金、行政罰款、刑事罰金,其財產不足以同時支付時,首先應當清償普通債權人,其財產還有剩余的情況下,再用剩余的財產繳納民事懲罰性賠償金、行政罰款、刑事罰金?!都o要》作出的上述指引性的原則規定,應結合個案具體情況進行合理確定,也有待在實踐中進一步論證完善。

                    四、提升程序效率,促進相關主體利益最大化

                    在破產清算程序中,如何有效降低程序成本,提升程序效率,不僅是實現高效公正司法的需要,也是盡快實現資源重新配置、促進相關主體利益最大化的要求。對此,《紀要》在確保程序正當性的基礎上,從簡化程序流程節點、鼓勵創新財產處置方式、促進案件審理進程等方面,對提升破產清算程序效率作出了嘗試。

                    一是確保程序正當性,提升破產清算程序效率。針對企業破產法未明確法院受理清算申請后應于何時宣告破產的問題,《紀要》第23條在尊重相關主體申請程序轉化權利的基礎上,規定了管理人及時提出破產宣告申請的期限條件,以及法院接到申請后作出宣告裁定的時間,防止程序久拖不決。此外,《紀要》第29條明確鼓勵建立破產案件審理繁簡分流機制,對于債權債務關系明確、債務人財產狀況清楚的破產案件,可以在現有法規制度框架內加快審理進程,提升破產案件審理效率,促進相關主體利益盡快實現。

                    二是提升破產財產處置效率,促進可分配財產價值最大化。破產清算程序是為了全體債權人的利益處置和分配財產,因此應當采取對全體債權人最為有利的財產變賣方式,并以提高變賣價格為目標?!都o要》第26條在明確破產財產處置價值最大化的原則下,鼓勵探索包括網絡拍賣在內的多種處置方式和渠道,降低費用、提升效率。同時,針對實踐中可能出現的多次拍賣仍無法成交的情況,《紀要》第26條明確可以采取作價變賣或實物分配的方式進行處置,且為避免債權人會議不能通過上述變價或實物分配方案而導致的程序拖延,該條亦基于破產法有關債權人會議職權的規定,賦予法院在債權人會議表決無法通過上述方案的情況下及時裁定的權力,確保破產程序的有序推進。

                    在制定《紀要》過程中,我們對于一些較為成熟、認識比較統一、實踐證明效果較好的司法經驗予以肯定吸收;對于那些爭議較大的問題,如房地產企業破產清算中購房者的權利順位、建筑工程優先權在破產程序中的清償順位、擔保權的分別行使、職工集資款的清償順位等,尚未納入《紀要》中予以規定,留待理論與實踐進一步研究和論證。對于審判實踐中發現的新問題、新情況,希望相關法院以及理論界、實務界加強調查研究,及時總結經驗,為將來司法解釋的制定提供借鑒和參考。

                   ?。ㄗ髡邌挝唬鹤罡呷嗣穹ㄔ海?/span>
                  X 關閉
                  黄金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