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jhnvb"></form>

                  <form id="jhnvb"></form>

                  破產實務中心

                  當前位置: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 > 破產實務中心 > 破產案例 > 

                  葉貴勇與武隆縣紅運煤炭有限公司職工破產債權確認糾紛案

                  時間:2018-06-05 15:48發布: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
                    

                  重慶市武隆區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7)渝0156民初2849號

                  原告:葉貴勇,男,1968年11月9日出生,漢族,農村居民,住重慶市武隆區。

                  委托代理人:應遠華,重慶劍直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武隆縣紅運煤炭有限公司,住所地重慶市武隆區,統一社會信用代碼:500232000009561。

                  訴訟代表人:武隆縣紅運煤炭有限公司破產管理人。

                  委托代理人:梁雯,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葉貴勇與被告武隆縣紅運煤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紅運煤炭公司)職工破產債權確認糾紛一案,原告葉貴勇于2017年8月1日向本院起訴,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審判員李林妍適用簡易程序,于2017年9月11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葉貴勇及其委托代理人應遠華,被告紅運煤炭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梁雯均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葉貴勇向本院提出訴訟請求:請求確認原告在被告紅運煤炭公司破產清算中因職業病享有如下債權:1、一次性傷殘補助金51909元;2、一次性醫療補助金44928元;3、一次性就業補助金84240元,共計181077元。同時判令由被告承擔本案訴訟費。主要事實和理由:原告系被告經營的印家灣煤礦的采煤工人。2016年4月29日武隆縣人民政府決定對印家灣煤礦實施永久性關閉。2016年6月27日被告向法院申請破產清算,法院裁定予以受理。2017年1月16日,被告紅運煤炭公司破產管理人安排原告作離職體檢,重慶市職業病防治院作出職業病診斷證明書,診斷原告為職業病塵肺壹期。2017年6月8日,重慶市武隆區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作出武勞鑒初字(2017)68號勞動能力鑒定通知書,鑒定原告屬七級傷殘,無護理依賴。2017年7月12日武隆縣紅運煤炭有限公司破產管理人公示原告因工傷享有的職工債權金額為75444元,原告要求被告對該債權金額予以更正未果后,向法院提起訴訟。

                  被告武隆縣紅運煤炭有限公司辯稱:原告在被告處上班未進行崗前檢查,且上班時間并不連續,接觸職業病危害作業的時間有限,不能證明其患職業病與被告有關系,即使判決被告承擔責任,被告也僅應當承擔部分責任。被告已于2015年6月26日全面停產,雙方的勞動關系應當自此解除,之前法院已經就此作出判決,故工傷保險待遇相關計算標準應當參照2014年度的標準。原告的平均工資應以被告提交的2014年7月至2015年6月期間的工資統計表作為計算依據。

                  經審理查明,原告葉貴勇系被告紅運煤炭公司的職工,在印家灣煤礦從事采煤工作。工作期間,被告沒有為原告參加工傷保險。2015年4月29日,武隆縣人民政府決定對被告紅運煤炭公司印家灣煤礦實施永久性關閉。2015年6月底,武隆縣紅運煤炭有限公司印家灣煤礦因資金不到位、安全隱患需整改、產量不足等多方面原因全面停產。2016年7月12日,本院受理了武隆縣紅運煤炭有限公司的破產清算申請。2016年9月9日,本院指定重慶順達會計師事務所有限責任公司擔任武隆縣紅運煤炭有限公司管理人。2017年1月16日,武隆縣紅運煤炭有限公司管理人委托重慶市職業病防治院對原告葉貴勇進行職業病診斷,經重慶市職業病防治院診斷原告葉貴勇為職業性煤工塵肺壹期。2017年6月8日,重慶市武隆區勞動鑒定委員會依武隆縣紅運煤炭有限公司管理人的申請認定原告葉貴勇為七級傷殘,無護理依賴。之后,武隆縣紅運煤炭有限公司管理人確認原告的工傷保險賠償數額為75444元。原告對武隆縣紅運煤炭有限公司管理人確認的該職工債權數額有異議,遂向本院提出前述訴訟請求。

                  另查明,原告葉貴勇在2014年7月至2015年6月期間工資的具體數額為:2014年9月466元、2014年10月1371元、2014年11月6697元、2014年12月2857元、2015年1月2970元、2015年3月2414元、2015年4月5065元、2015年5月4333元、2015年6月2845元。

                  上述事實,有原、被告雙方的當庭陳述,原告舉示的重慶市職業病防治院渝職防診字[2016]第3784號職業病診斷證明書、重慶市武隆區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武勞鑒初字[2017]68號勞動能力鑒定結論通知書、2015年4月、5月、6月工資表,被告舉示的(2016)渝0232民破1號民事裁定書、2014年至2015年期間平均工資統計表等證據在案為憑,前述證據真實合法,且與本案有關聯,本院依法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根據雙方當事人的訴辯主張,本案爭議焦點為:一、原、被告解除或終止勞動關系的時間;二、原告葉貴勇的工資標準應當如何確認;三、原告主張的職工債權如何確認。根據本院查明的事實,依照相關法律的規定,對雙方爭議的焦點,分別評述如下:

                  一、原、被告解除或終止勞動關系的時間。

                  原告葉貴勇主張其與被告紅運煤炭公司解除勞動關系的時間為2017年1月16日職業病診斷結論出具之日,而被告紅運煤炭公司則認為被告于2015年6月26日停產時雙方已經終止勞動關系。本院認為,雖然根據《中華人民勞動合同法》第四十二條之規定,從事接觸職業病危害作業的勞動者在未進行離崗前職業健康檢查的,用人單位不得與之解除勞動關系,但審理查明,被告紅運煤炭公司在2015年6月26日已經全面停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四十四條:“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勞動合同終止:(一)勞動合同期滿的;(二)勞動者開始依法享受基本養老保險待遇的;(三)勞動者死亡,或者被人民法院宣告死亡或者宣告失蹤的;(四)用人單位被依法宣告破產的;(五)用人單位被吊銷營業執照、責令關閉、撤銷或者用人單位決定提前解散的;(六)法律、行政法規規定的其他情形?!敝幎?,被告紅運煤炭公司在被責令關閉后全面停產,符合法律規定終止勞動關系的情形,原告葉貴勇也未舉示證據證明其在2015年6月26日之后仍繼續上班的事實,故應當認定原、被告的勞動關系于2015年6月26日終止。

                  二、原告葉貴勇的工資標準應當如何確認。

                  原告葉貴勇主張其工作期間的平均工資為3993元/月,其其舉示了2015年3月至2015年6月期間的工資表予以證明,被告紅運煤炭公司雖對2015年4月至2015年6月的工資表的真實性持有異議,但結合被告自己舉示的平均工資統計表來看,雙方確認的2015年4月至2014年6月期間原告的工資數額完全一致,因此本院也予以確認。對2014年7月至2015年2月期間的工資數額,原告雖對被告舉示的工資統計表表提出異議,但未能提供相應證據證明其異議成立,故本院對被告方舉示的工資數額予以確認。根據本院確認的工資數額,結合原告實際工作的月份,計算原告葉貴勇與被告終止勞動關系前十二個月內的平均工資為3224.22元/月。

                  三、原告主張的職工債權如何確認。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第一百一十三條“破產財產在優先清償破產費用和共益債務后,依照下列順序清償:(一)破產人所欠職工的工資和醫療、傷殘補助、撫恤費用,所欠的應當劃入職工個人賬戶的基本養老保險、基本醫療保險費用,以及法律、行政法規規定應當支付給職工的補償金;(二)破產人欠繳的除前項規定以外的社會保險費用和破產人所欠稅款;(三)普通破產債權”之規定,原告葉貴勇主張將被告紅運煤炭應向其支付的工傷保險待遇確認為職工債權的訴訟請求,符合法律規定,應予支持。被告紅運煤炭公司主張原告葉貴勇并非系在被告處工作期間接觸職業病危害作業而患上職業病的,但被告并未舉示相應證據予以證明,本院認為,原告葉貴勇所患職業病已經過職業病診斷機構的專業診斷,并已經被認定為工傷,被告僅以原告葉貴勇工作時間不連續為由排除其患職業病可能性的理由并不充分,被告要求以工作時間按比例折算工傷保險待遇的主張也于法無據,故本院不予采信。

                  對于原告葉貴勇享有的工傷保險待遇,本院確認為:

                  1.一次性傷殘補助金?!豆kU條例》第三十七條規定:“職工因工致殘被鑒定為七級至十級傷殘的,享受以下待遇:(一)從工傷保險基金按傷殘等級支付一次性傷殘補助金,標準為:七級傷殘為13個月的本人工資……”,根據本院確認的原告的工資標準,一次性傷殘補助金應當計算為41914.86元(3224.22元/月×13個月)。

                  2.一次性工傷醫療補助金。依照《工傷保險條例》第三十七條:“職工因工致殘被鑒定為七級至十級傷殘的,享受以下待遇:……(二)勞動、聘用合同期滿終止,或者職工本人提出解除勞動、聘用合同的,由工傷保險基金支付一次性工傷醫療補助金,由用人單位支付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一次性工傷醫療補助金和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的具體標準由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規定……”及《重慶市工傷保險實施辦法》第三十六條:“……一次性工傷醫療補助金以解除勞動關系之日的本市上年度職工月平均工資為計發基數,按五級12個月、六級10個月、七級8個月……計發”之規定,原、被告于2015年6月26日終止勞動關系,故應當以重慶市2014年度職工月平均工資作為計發基數,計算一次性工傷醫療補助金為37904元(4738元/月×8個月)。

                  3.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依照《工傷保險條例》第三十七條及《重慶市工傷保險實施辦法》第三十六條的規定,用人單位應當以解除勞動關系之日的本市上年度職工月平均工資為計發基數,按七級15個月向原告葉貴勇支付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具體數額應為71070元(4738元/月×15個月)。

                  綜上,原告葉貴勇因患職業病被認定為工傷七級,其與被告紅運煤炭公司終止勞動關系后,依法應當在工傷保險基金享有一次性傷殘補助金41914.86元、一次性工傷醫療補助金37904元,并由被告支付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71070元。由于原告工作期間,被告并未為其辦理工傷保險,依照《工傷保險條例》第六十二條的規定,依法應當參加工傷保險而未參加工傷保險的用人單位職工發生工傷的,由該用人單位按照本條例規定的工傷保險待遇項目和標準支付費用,故被告紅運煤炭公司應當向原告支付前述所有工傷保險待遇。

                  據此,原告葉貴勇應獲得的一次性傷殘補助金41914.86元、一次性工傷醫療補助金37904元、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71070元,應當確認為其享有的職工債權。對原告的該部分訴訟請求,本院予以支持,對原告的其余訴訟請求不予支持。故,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第一百一十三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四十二條、第四十四條、《工傷保險條例》第三十七條、第六十二條、《重慶市工傷保險實施辦法》第三十六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確認原告葉貴勇對被告武隆縣紅運煤炭有限公司享有職工債權:一次性傷殘補助金41914.86元、一次性工傷醫療補助金37904元、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71070元,合計150888.86元;

                  二、駁回原告葉貴勇的其余訴訟請求。

                  本案受理費減半收取5元(原告已預交),由原告葉貴勇負擔。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重慶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雙方當事人在法定上訴期內均未提出上訴或上訴后又撤回的,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當事人應自覺履行判決的全部義務。一方不履行的,自本判決內容生效后,權利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申請執行的期限為二年,該期限從法律文書規定履行期間的最后一日起計算。

                  審判員  李林妍

                   

                  二〇一七年十月十八日

                  書記員  陳 程

                  X 關閉
                  黄金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