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jhnvb"></form>

                  <form id="jhnvb"></form>

                  民商事實務中心

                  當前位置: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 > 民商事實務中心 > 借貸糾紛 > 經典案例 > 

                  綦江區鑫鴻齒輪配件廠與向軍,重慶綦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民間借貸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

                  時間:2018-06-19 14:40發布: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
                    
                  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5)渝高法民終字第00204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綦江區鑫鴻齒輪配件廠(個體工商戶)。
                  經營者:劉永剛。
                  委托代理人:張宰宇,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金貴仁,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原審被告):重慶綦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劉永剛,該公司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張宰宇,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金貴仁,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向軍。
                  委托代理人:汪偉,重慶宏聲昌渝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陳宗亮,重慶宏聲昌渝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綦江區鑫鴻齒輪配件廠(以下簡稱鑫鴻齒輪廠)、重慶綦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綦豐房地產公司)與被上訴人向軍民間借貸糾紛一案,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于2015年3月3日作出(2014)渝五中法民初字第00836號民事判決。鑫鴻齒輪廠、綦豐房地產公司對該判決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5年7月2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鑫鴻齒輪廠、綦豐房地產公司共同的委托代理人張宰宇,向軍的委托代理人汪偉、陳宗亮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一審法院審理查明:2012年6月19日,出借人(甲方)向軍與借款人(乙方)鑫鴻齒輪廠、擔保人(丙方)綦豐房地產公司、劉永剛、抵押人(丁方)鑫鴻齒輪廠簽訂《借款協議》,該協議第一條約定:“借款人因資金需要向出借人借到人民幣:柒佰萬元整,(小寫¥7000000.00)借款時間從2012年6月19日起至2012年9月18日止,期限3個月(以劃款時間為準)。借款期間借款人按年息24%向出借人支付資金占用費”;第二條約定:“為保證借款人按本協議的約定向出借人履行還款和資金占用費的義務,擔保人向出借人提供保證擔保。1.擔保人向出借人提供的擔保為連帶責任擔保,擔保期間為主債務期滿后二年;2.本合同所有當事人共同承諾:本擔保條款具有獨立法律效力,不因本借款合同的無效而無效;3.若因本借款合同無效,借款人應向出借人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的,擔保人仍應對借款人承擔的該賠償責任承擔連帶保證義務”;第三條約定:“抵押人應在本協議簽訂之日起2日內提供位于重慶市綦江區新盛鎮號房村7社四宗土地(207房地證2008字第5643號、207房地證2008字第5644號、207房地證2008字第5645號、207房地證2008字第5646號)作為抵押物并完善相應的抵押登記手續,抵押價值由雙方約定”;第四條約定:“如借款人未能按期歸還借款及支付資金占用費,應以拖欠借款本息為基數,按上述利率上浮50%即年息36%作為罰息向出借人承擔違約責任,且借款人和擔保人應承擔出借人追討該款的差旅費、律師代理費等主張債權而支出的相關費用?!?/div>
                  2012年6月21日,鑫鴻齒輪廠向向軍出具《劃款委托書》,委托向軍將借給該廠的借款人民幣700萬元劃入劉永剛在中國農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重慶綦江永新支行開設的賬戶。
                  2012年6月21日,向軍向劉永剛支付350萬元。2012年6月26日,向軍向劉永剛支付350萬元。
                  2013年6月26日,向軍向鑫鴻齒輪廠發出《逾期貸款催收通知書》,載明至2013年6月26日止,鑫鴻齒輪廠所欠向軍借款本金700萬元已于2012年9月19日逾期。欠款清單載明截至2013年6月26日止,尚欠本金為700萬元。2013年7月5日,劉永剛在該通知書借款人、擔保人及抵押人處簽名。
                  2014年4月2日,向軍與鑫鴻齒輪廠為本案借款抵押物辦理了重慶市房地產權證(抵押專用),產權號為213房地證(押)2014字第01066號,載明:抵押權人為向軍;抵押人為鑫鴻齒輪廠;抵押房地產坐落為綦江區新盛鎮號房村7社;抵押房地產權證號為××房地證(2008)字第5643、5644、5645號;抵押金額700萬元。
                  2014年8月29日,向軍(甲方)與重慶宏聲昌渝律師事務所(乙方)簽訂《委托代理合同》,約定:1.甲方與鑫鴻齒輪廠、綦豐房地產公司、劉永剛民間借貸糾紛一案,依法委托乙方為該案訴訟程序、執行程序中的代理人;2.合同項下的律師代理費共計人民幣332555元,乙方同意僅收取律師代理費332500元;3.甲方應當自合同簽訂之日起五日內一次性向乙方支付上述律師代理費。
                  2014年9月1日,向軍向重慶宏聲昌渝律師事務所轉賬支付332500元。同日,重慶宏聲昌渝律師事務所向向軍開具代理費發票。
                  另查明,2013年3月1日,綦豐房地產公司向向軍轉賬支付50萬元。2013年11月15日,綦豐房地產公司向向軍轉賬支付20萬元。2014年1月20日,綦豐房地產公司向向軍轉賬支付15萬元。2014年1月24日,綦豐房地產公司向向軍轉賬支付15萬元。2014年3月8日,劉永剛向向軍轉賬支付160萬元與40萬元共計200萬元。2014年4月2日,劉永剛向向軍轉賬支付30萬元。
                  再查明,2012年6月8日至2012年7月5日中國人民銀行6個月內短期貸款利率為年利率5.85%。
                  一審審理中,各方當事人一致確認計算截至2014年9月1日欠付利息與本金的計算方式為:自借款發生之日起以借款本金為基數(2012年6月21日350萬元與2012年6月26日350萬元)按照年利率5.85%的4倍計算至2014年9月1日的利息為3637725元加上本金700萬元,按照先付利息后付本金的方式扣減鑫鴻齒輪廠與綦豐房地產公司已付款項即為尚余欠款。鑫鴻齒輪廠、綦豐房地產公司主張已向向軍歸還584萬元,故截至2014年9月1日的利息已付清,尚余本金4797725元。向軍僅認可鑫鴻齒輪廠、綦豐房地產公司向其歸還330萬元,故截至2014年9月1日鑫鴻齒輪廠尚欠本金700萬元,利息337725元。另外,各方當事人均認可本案《借款協議》對抵押及保證擔保范圍并未作出明確約定,應按照法律規定認定。
                  向軍向一審法院提起訴訟,請求:1.鑫鴻齒輪廠(經營者劉永剛)立即向向軍歸還借款本金700萬元、截至2014年9月1日的利息337725元,以及自2014年9月2日起以尚欠借款本金為基數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基準利率的4倍計算至本息清償時止的利息;2.鑫鴻齒輪廠(經營者劉永剛)向向軍支付向軍因聘請律師清收債權而支付的律師代理費332500元,并自2014年9月2日起至前述律師代理費支付完畢之日止,以未付律師代理費為基數,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基準利率向向軍支付資金占用利息;3.綦豐房地產公司對上述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4.向軍對登記于鑫鴻齒輪廠名下的位于重慶市綦江區新盛鎮號房村7社的國有土地使用權(證號為207房地證(2008)字第5643、5644、5645號,土地使用權面積共計21056.63平方米)享有優先受償權;5.本案訴訟費用由鑫鴻齒輪廠(經營者劉永剛)及綦豐房地產公司負擔。
                  一審法院認為,合法的借貸合同關系應受法律保護,各方當事人對借款事實并無爭議。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五十九條第一款規定:“在訴訟中,個體工商戶以營業執照上登記的經營者為當事人。有字號的,以營業執照上登記的字號為當事人,但應同時注明該字號經營者的基本信息?!薄吨腥A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二十九條規定:“個體工商戶、農村承包經營戶的債務,個人經營的,以個人財產承擔;家庭經營的,以家庭財產承擔?!北景钢幸蝣硒欭X輪廠為個體工商戶,經營者為劉永剛,故本案借款的主債務人為鑫鴻齒輪廠(經營者劉永剛)。本案的爭議焦點為:1.鑫鴻齒輪廠尚欠的借款本金及利息;2.鑫鴻齒輪廠是否應向向軍支付律師代理費及資金占用利息;3.向軍是否有權對抵押物優先受償;4.綦豐房地產公司是否應對鑫鴻齒輪廠的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1.關于鑫鴻齒輪廠尚欠的借款本金及利息的問題。
                  本案中,各方當事人一致確認計算截至2014年9月1日欠付利息與本金的計算方式為,自借款發生之日起以借款本金為基數(2012年6月21日350萬元與2012年6月26日350萬元)按照年利率5.85%的4倍計算至2014年9月1日的利息為3637725元加上本金700萬元,按照先付利息后付本金的方式扣減鑫鴻齒輪廠及綦豐房地產公司已付款項即為尚余欠款。因各方當事人對該計算方式均表示認可,故一審法院對此予以確認。鑫鴻齒輪廠、綦豐房地產公司主張其共向向軍歸還584萬元,其中向向軍轉賬330萬元,向張渝轉賬104萬元,向李強轉賬56萬元,向李強支付現金44萬元,剩余50萬元鑫鴻齒輪廠、綦豐房地產公司未陳述支付方式,亦未舉示相應證據。向軍僅認可其本人收到的330萬元還款,對鑫鴻齒輪廠、綦豐房地產公司主張的其余還款均不認可。一審法院認為,鑫鴻齒輪廠、綦豐房地產公司所舉示的三組證人證言均不足以證明向軍與張渝、李強之間存在委托代理關系,其主張向張渝、李強支付204萬元為歸還向軍的借款,但并未舉示充分證據予以證明,向軍對此并不認可,故鑫鴻齒輪廠、綦豐房地產公司應對此承擔舉證不力的法律后果。鑫鴻齒輪廠、綦豐房地產公司與張渝、李強之間的經濟糾紛可以另行協商處理或通過法律途徑解決。關于鑫鴻齒輪廠、綦豐房地產公司主張的另外50萬元還款,因其并未舉示任何證據予以證明,向軍對該筆還款亦不認可,故一審法院對此不予確認。因此,一審法院確認鑫鴻齒輪廠、綦豐房地產公司向向軍還款330萬元,按照各方確定的先付利息后付本金的抵扣方式計算,截至2014年9月1日,鑫鴻齒輪廠尚欠向軍本金700萬元、利息337725元。
                  《借款協議》約定借款期限為3個月,借款期內年息為24%,逾期后利率上浮50%即年息36%,故鑫鴻齒輪廠應向向軍支付借款期內及逾期之后的利息。如前所述,按各方當事人一致確認的計算方法得出截至2014年9月1日鑫鴻齒輪廠欠付向軍的利息為337725元,向軍主張自2014年9月2日起以尚欠借款本金為基數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基準利率的4倍計算利息,符合法律規定,一審法院予以確認。鑫鴻齒輪廠認為自2014年9月2日起至本案判決生效之日前均不應計付利息,不符合各方合同約定,沒有法律與事實依據,一審法院不予支持。
                  2.關于鑫鴻齒輪廠是否應向向軍支付律師代理費及資金占用利息的問題。
                  《借款協議》約定借款人和擔保人應承擔出借人追討該款的差旅費、律師代理費等主張債權而支出的相關費用。向軍為追討本案債權向重慶宏聲昌渝律師事務所支付律師代理費332500元,該費用應由鑫鴻齒輪廠負擔。但向軍請求鑫鴻齒輪廠支付律師代理費的資金占用利息無法律與事實依據,一審法院不予支持。
                  3.關于向軍是否有權對抵押物優先受償的問題。
                  《借款協議》約定鑫鴻齒輪廠提供四宗土地作為抵押物,但雙方實際僅就鑫鴻齒輪廠所有的位于重慶市綦江區新盛鎮號房村7社產權證號為207房地證(2008)字第5643、5644、5645號的國有土地使用權辦理了抵押登記,故本案抵押物為鑫鴻齒輪廠所有的位于重慶市綦江區新盛鎮號房村7社的國有土地使用權(產權證號為207房地證(2008)字第5643、5644、5645號)?!吨腥A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一百七十三條規定:“擔保物權的擔保范圍包括主債權及其利息、違約金、損害賠償金、保管擔保財產和實現擔保物權的費用。當事人另有約定的,按照約定?!币虮景浮督杩顓f議》并未對抵押擔保的范圍作出明確約定,故按照法律規定,抵押擔保的范圍應包括本金、利息及向軍為實現本案債權所支付的律師代理費。
                  4.關于綦豐房地產公司是否應對鑫鴻齒輪廠的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的問題。
                  《借款協議》約定,為保證鑫鴻齒輪廠按該協議的約定向向軍履行還款和資金占用費的義務,綦豐房地產公司向向軍提供連帶責任保證擔保,擔保期間為主債務期滿后二年?!吨腥A人民共和國擔保法》第二十一條規定:“保證擔保的范圍包括主債權及利息、違約金、損害賠償金和實現債權的費用。保證合同另有約定的,按照約定。當事人對保證擔保的范圍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的,保證人應當對全部債務承擔責任?!北景钢须p方當事人均認可因《借款協議》未對保證擔保的范圍作出明確約定,因此綦豐房地產公司應對該《借款協議》所約定鑫鴻齒輪廠應付的本金、利息及向軍為實現本案債權所支付的律師代理費承擔連帶清償責任。因鑫鴻齒輪廠已以其所有的國有土地使用權為本案債務提供了抵押擔保,故綦豐房地產公司僅對物的擔保以外的債務承擔保證責任,即綦豐房地產公司僅對在向軍對本案抵押物享有優先受償權之后仍不能清償的部分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綜上所述,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二十九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八條、第六十條、第一百零七條、第二百零六條、第二百零七條、第二百一十條,《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一百七十三條、第一百七十六條、第一百七十九條、第一百八十條、第一百八十七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第二十一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四十二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五十九條之規定,一審法院判決如下:1.鑫鴻齒輪廠(經營者劉永剛)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向軍返還借款700萬元;2.鑫鴻齒輪廠(經營者劉永剛)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向軍支付截至2014年9月1日的利息337725元,以及自2014年9月2日起以尚欠本金為基數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基準利率的4倍計算的利息;3.鑫鴻齒輪廠(經營者劉永剛)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向軍支付律師代理費332500元;4.向軍有權在上述第一至三項債權范圍內對鑫鴻齒輪廠所有的位于重慶市綦江區新盛鎮號房村7社的國有土地使用權(產權證號:207房地證(2008)字第5643、5644、5645號)享有優先受償權;5.向軍對上述抵押物行使優先受償權仍不能滿足前述第一至三項債權的部分,由綦豐房地產公司承擔連帶清償責任;6.駁回向軍的其他訴訟請求。一審案件受理費76557元、訴訟保全費5000元,合計81557元,由鑫鴻齒輪廠、綦豐房地產公司負擔。
                  鑫鴻齒輪廠、綦豐房地產公司不服一審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請求:1.撤銷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2014)渝五中法民初字第00836號民事判決,發回一審法院重審,或查清事實后改判;2.本案一、二審訴訟費用由向軍負擔。二審庭審中,鑫鴻齒輪廠、綦豐房地產公司明確第一項上訴請求為:將254萬元計算于還款金額中,尚欠款項以年利率5.85%的4倍計算利息,按先利息后本金的順序進行沖抵。主要事實及理由:1.除一審判決認定的330萬元外,鑫鴻齒輪廠、綦豐房地產公司還在2012年6月至2013年7月期間向向軍指定的收款人李強、張渝還款254萬元;2.當事人起訴請求裁決的事實應是已經發生的事實,而不能對尚未發生的事實請求法院裁決,故逾期利息只能計算至起訴之日,即2014年9月1日;3.逾期利息、差旅費、律師代理費實際上均是違約金,該違約金約定過高,請求按照法律規定進行調整,不應支持律師代理費332500元的請求。
                  向軍答辯稱:1.鑫鴻齒輪廠、綦豐房地產公司辯稱的254萬元還款,與本案雙方當事人沒有任何法律關系,一審法院花了大量時間對此進行了審理查明,鑫鴻齒輪廠、綦豐房地產公司二審中沒有舉示新證據證明其上訴主張,一審確認的法律事實應當繼續得到確認;2.關于律師代理費的承擔,在借款合同中有明確約定,有代理合同、支付憑證、發票等證據及司法局文件,不應納入違約金統一調整,而應由鑫鴻齒輪廠、綦豐房地產公司另行單獨承擔。
                  二審中,各方當事人均未提交新的證據。
                  本院二審查明:1.一審中,鑫鴻齒輪廠、綦豐房地產公司共同的委托代理人張宰宇的代理權限為包括代為承認、放棄、變更訴訟請求、進行和解等的特別授權;2.2015年2月9日,向軍向一審法院出具《關于向軍與鑫鴻齒輪廠等民間借貸糾紛案借款本息及訴訟請求的情況說明》,對其一般授權的委托代理人陳宗亮與對方特別授權的委托代理人張宰宇對賬確認的利息計算方式及金額進行了確認;3.2012年6月8日至2012年7月5日,中國人民銀行1-3年貸款基準利率為年利率6.4%;4.2012年7月6日至2014年11月21日,中國人民銀行1-3年貸款基準利率為年利率6.15%。
                  二審查明的其他事實與一審查明的事實相同。
                  本院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為:1.鑫鴻齒輪廠尚欠的借款本金及利息金額應如何確定;2.鑫鴻齒輪廠是否應當承擔律師代理費332500元。
                  1.關于鑫鴻齒輪廠尚欠的借款本金及利息金額應如何確定的問題。
                  本案所涉《借款協議》系各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不違反法律法規的強制性規定,應屬有效。對向軍分兩次出借的借款本金金額共計700萬元,各方當事人均無異議,一審法院依法予以確認正確,本院亦予以維持。鑫鴻齒輪廠、綦豐房地產公司上訴認為其向李強、張渝支付的254萬元也應認定為向向軍的還款,因其舉示的證據不足以證明向軍與李強、張渝之間存在委托代理關系,對該項上訴理由,本院不予采納。一審法院認定鑫鴻齒輪廠、綦豐房地產公司的還款金額為330萬元正確,本院予以維持。一審法院組織各方當事人進行了對賬,在出借金額與還款金額均按前述金額確定的情況下,各方當事人均認可截至2014年9月1日,鑫鴻齒輪廠尚欠向軍借款本金700萬元、利息337725元,該對賬有向軍出具的《關于向軍與鑫鴻齒輪廠等民間借貸糾紛案借款本息及訴訟請求的情況說明》及鑫鴻齒輪廠、綦豐房地產公司特別授權的委托代理人張宰宇的確認,系各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且不違反法律法規關于民間借貸利率的強制性規定,一審法院據此認定截至2014年9月1日尚欠的借款本金、利息金額并無不當,本院予以維持。
                  本案所涉《借款協議》對逾期利息的支付有約定,但該約定過高,一審法院將其調整為鑫鴻齒輪廠、綦豐房地產公司自2014年9月2日起以尚欠借款本金為基數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基準利率的4倍向向軍支付逾期利息,符合法律規定,本院予以維持。鑫鴻齒輪廠、綦豐房地產公司上訴認為逾期利息只能計算至起訴之日,即2014年9月1日,不符合合同約定,沒有法律與事實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2.關于鑫鴻齒輪廠是否應當承擔律師代理費332500元的問題。
                  本案所涉《借款合同》第四條約定:“……借款人和擔保人應承擔出借人追討該款的差旅費、律師代理費等主張債權而支出的相關費用”,且向軍舉示了《委托代理合同》、銀行轉賬憑證、重慶市地方稅務局通用機打發票、司法局與物價局的相關文件等證據證明其向重慶宏聲昌渝律師事務所支付了合理的律師代理費332500元,一審法院認定鑫鴻齒輪廠應承擔該筆律師代理費正確,本院予以維持。鑫鴻齒輪廠、綦豐房地產公司上訴認為其不應支付律師代理費,與合同約定不符,沒有法律與事實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綜上所述,鑫鴻齒輪廠、綦豐房地產公司的上訴理由均不能成立。一審法院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并無不當,程序合法,本院依法予以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29780,由綦江區鑫鴻齒輪配件廠(經營者劉永剛)、重慶綦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閻 強
                  代理審判員 譚 錚
                  代理審判員 馮衍昭

                  二〇一五年八月二十八日
                  書 記 員 劉 楊
                  黄金价格